bokee.net

个体业主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塔吊断臂事故七死伤 工人均无上岗证

 

凤凰花苑”楼盘折断的塔吊仍未处理

 

塔吊超重兼“急刹车”致断臂“深圳在建楼盘塔吊折断”死亡人数上升至6人 塔吊厂方称非专业人员违规操作是事故主因

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一名为“凤凰花苑”的楼盘发生塔吊坍塌高坠事故,当日发现5名工人在该事故中死亡,还有一名工人受重伤,被送往宝安区人民医院抢救。记者了解到,施救人员昨日上午又发现1名死者,死亡人数上升到6名。

  记者在事故现场发现,塔吊是由“广西建机”这家公司生产的,“广西建机”负责人表示,事故发生时,塔吊根本不是专业人士在操作,而且塔吊只能提起2吨的重物,但是操作者却硬是提起了3吨重物,并在提升的过程中,操作者中途还突然按下了相当于“暂停”的开关,吊臂最后支撑不住导致了事故。

  再探现场:

  楼盘停工门前冷落

  记者昨日再次来到事发现场,与前日防爆特警携警犬封锁现场不同,现场外围的警戒线已经被撤下,只有几名保安员驻守在“凤凰花苑”的前面。被折断的塔吊还未处理,因为该楼的主体结构已有损坏,3名头戴安全帽的工程人员正在楼上进行安全检测工作。

  “凤凰花苑”楼盘已经停工,该楼盘设在楼下的服务部前日还开着门,然而昨日却大门紧闭,门口招牌上所印的联系电话也被人擦掉。

  新晋老窦魂断工地

  唯一伤者伤势堪忧

  据了解,前日在事故中身亡的5名工人,分别来自四川、湖南、广西三个省区,年龄最大的只有30岁出头,年龄较小的不过21岁。其中一名工人来自四川紫阳县,前几日原准备请假,因为他的妻子刚刚生了个女儿,这名工人当时还说要请工友们喝喜酒,不料初为人父的他却魂断工地。

  唯一的幸存者是被送往宝安人民医院抢救的31岁工人卢佳。记者昨日上午在该院的外伤科看到,卢佳的头上和背部全部用纱布包裹着,正在输液。

  医院为卢佳单独安排了一间病房,病房的门前甚至贴着“禁止探视”的字样,一名宝安区机动训练大队的特警守在病房门口。

  该院黄副院长告诉记者,前晚已给卢佳做了外颅窝血肿清除手术。医院选派了六七名各个科室的医生,从前日晚上到昨日中午已经会诊了五六次。昨天卢佳好转,但是伤势仍然比较严重。

  专家解析

  目前,塔吊坍塌事故原因仍在调查当中,有业内人士分析,塔吊坍塌发生无外乎有三个原因。

  安装不当

  操作失误

  塔吊座不合格

  厂方喊冤

  昨日,塔吊厂家“广西建机”的一位负责人接受记者电话采访称,他们只是将机器卖给租赁公司,由租赁公司租给工地使用,发生事故的塔吊也不知转手了多少次。“当时操作塔吊的工人根本不是专业人员,塔吊明明只能吊2吨,工地却吊了3吨。而且操作者在塔吊提升时,突然碰到了一个类似于‘暂停’的按钮,导致事故发生。”

  该负责人将该按钮的操作比喻成为“急刹车”,塔吊本身就是超重作业,但是又突然遭遇“急停”,故而发生断裂。该负责人目前也不能确定塔吊没有问题,由于安检部门正在调查当中,他表示不便多发表意见。目前广西建机深圳分公司的人员也在配合调查,但是并未被强行控制。

  昨日,广西建机深圳分公司的何经理向记者透露,工地上本来有个懂塔吊高空作业的老师傅,但事发当天,他不在工地,塔吊由一个新手在操作,不知道此人是否有操作资格证明。

  何经理说,按照行规,厂家把塔吊卖给租赁公司后,租赁公司将机器租给工地施工方,再由租赁方再派有操作资格的员工在工地上进行塔吊的专业操作。

市住建局在福永街道召集全市多家房地产、监理公司的代表召开会议,市住建局局长李荣强,市安委办、市应急办副主任、12•28事故调查组组长黄佳根等出席。在会上,市住建局称12•28事故专家组已经得出了初步结论:事故原因是塔吊的顶升系统出现意外,才会发生坍塌。据了解,该塔吊规格型号为Q TZ5510,出厂日期2007年4月21日,由液压系统驱动进行顶升。

施工方福建三建的代表在事故现场会上做检讨。

市住建局相关人员到现场展开调查。

  此外,住建局相关人士还透露,发生坍塌事故时,塔吊上的7名工人均没有上岗证。

  项目经理不知谁在塔吊上

  昨天上午,市住建局在福永街道办主持召开安全会议,在前往开会的中巴上,一名住建局工作人员在汇报工作时称,12•28事故七名死伤者均没有上岗证。

  这位工作人员称,据他们调查,七名死伤工人的档案中均没有查到上岗证,然而他们却多次上塔吊施工。这些死伤的工人是由谁找来的?七名工人的工头黄利平把责任推到了事故中受伤的工人卢佳身上,称工人是由卢佳找来的。记者了解到,目前卢佳尚不能开口说话。责任人到底是谁要等卢佳开口说话后才能真相大白。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工地的管理相当混乱,工程的项目经理甚至不知道出事时顶升塔吊的人是谁。

  在会议上,市住建局相关人士还详细述说了塔吊倒塌的经过:12月28日下午3时20分左右,福建三建工程有限公司在对商业办公楼(已建至13层)侧的3号塔吊顶升作业过程中发生倾覆。经专家初步分析,由于顶升系统发生意外,上部结构坠落,造成冲击,导致平衡臂拉杆连接处拉断,配重块撞击塔身,造成塔身弯折翻倒,上部结构平衡臂及配重坠落地面,顶升作业人员坠落,造成6人死亡,1人受伤。目前,事故详细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涉事公司公开道歉

  在会上,福建三建、深圳现代监理公司、深圳凯博机电有限公司的代表作了检讨发言。施工方福建三建的代表说,他们目前已对死者家属进行了安顿,安排一部分资金遣散工人,避免工地发生次生事故,他们会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

  现代监理有限公司的代表说,此次事故的发生,给深圳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给遇难者家属带了巨大的伤害和悲痛,因此“深表痛心和歉意”。凯博机电有限公司的代表也作了检讨发言,向各位死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并介绍了塔吊安装的过程,表示会吸取教训。

  市应急办副主任、12•28事故调查组组长黄佳根说,事故肯定有人有刑事责任。他介绍,出事的塔吊公司合同存在问题,合同里的人都跟死者对不上,其中一个死者甚至只有18岁,“十八九岁肯定没有经过特种行业的训练……你就不应该让他上的。”

  ■善后进展

  家属索赔80万 公司称“太高”走人

  昨天上午,福建三建的代表在住建局主持召开的会议上,称争取在当天下午与其中两名死者的家属达成赔偿协议。

  昨天下午4时,记者在死者家属所住的酒店找到了死者陈态的家属,后者一方来了七八个人,陈态出生才几天的女儿被亲属们轮流抱着,只有在抱着孩子的时候,他们才会露出笑容,陈态的妻子张女士躺在床上,一言不发,默默淌泪。

  在酒店的另外一个房间,一场谈判正在进行,谈判双方是福建三建的代表与死难工人陈态的家属。宝安区政府的代表居中协调。

  陈态的岳父张先生告诉记者,他们索赔80万元,福建三建方面称“太高”。“怎么会太高呢?”张先生说,他举了中山一起建筑事故的案例,称当时一名死者获赔98万元。

  双方没有谈拢,福建三建的代表起身离去,留下政府代表继续与家属座谈。死者家属中有一位律师,她向记者证实,陈态与施工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施工方也没有为他购买工伤保险,所以这些死亡赔偿将全部由施工方及相关单位支付,而不是由政府支付。

  截至昨日下午5时记者离开时,双方仍然没有达成协议。

  ■声音

  “发生事故的这个工程,不是什么十分疑难、复杂工程,而是一个常规的房建项目。最普通的工程……尤其是这个事故还发生在我市正在开展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活动,以及针对前不久东莞发生的塔吊事故后而开展的百日大排查争创百日无事故活动的关键时期,这暴露出我们的建筑安全生产认识不到位、工作不到位、责任不到位、监督不到位、检查不到位。”——— 市住建局局长李荣强

  ■事故线索

  事故塔吊生产厂家是广西建工公司,该公司宣称塔吊质量没有问题,怀疑是操作不当造成事故。

  塔吊的产权归深圳市东重建筑机械有限公司

  深圳市凯博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将塔吊安装完毕。据悉,安装完毕后通过了安检。

  塔吊第一次顶升作业,东重公司找来七名没有上岗证的工人上塔吊操作,当时塔吊下没有安监员监控,监理工程的深圳现代监理公司(项目总监朱仲文)未阻止此不规范行为。

  塔吊坍塌,六人死亡,一人受伤。

分享到:

上一篇:塔吊断臂事故七死伤 工人均无上岗证

下一篇: 全球九大建筑师白日梦设计